Менуэт время
 

今人不见古月,古月曾照今人

爆热的秋日烘焙这个世界,看着秋夜的凉风之下的云絮,冒出这几个字。一股古韵穿越凉风,想起来松潘那轮古月,清夜照,孤城冷,不见文成,却见文成。

春去秋又来,今秋不知昔春意,落叶即将照秋影。岁岁年年似岁岁,年年岁岁非年年。

很奇怪,今年的秋蝉仍未噪燥。不知道是热死了还是无力叫喊了,与现在这个社会经济背景,还真是有点应景。无数的资本已被连根拔起,还雀噪个屁。

垂死病中惊坐起,却见你还在勃起。

伟哥吃多了,那是要爆阳的。悠着点兄弟。

今年的秋冬,估计也是很写意的。如果要着冷灰色的基调,那只有以艾草捣汁为墨。

不过艾草与菖蒲二味,其性刚正,为除湿热之利器。身染邪毒湿毒的话,艾灸也不是传说,而石菖蒲具有钢直不阿,不与世界争峰露股的禀性。人家菖蒲说了,你抖音里抖乳摇靛的,成何体统,而中国之抖音与现在勃起,还真是万物类像,生而逢时,只是此类秋蝉之声者,其气将休矣,其气不休,我也竟无言以对。

长亭外,古道边,夕阳山外山。

城南旧事这类片子,已经远远的离开了人世。实在是因为,那样的年代,已经被人们遗忘了,而那个时代的艺术家,也基本上归西了,新勃起的是靓丽无比的戏子。

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评论
热度(1)
© } 乌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