Менуэт время
 

以断舍离价值观来看美食,西餐的确代表了一种文明。

简食价值观应该日本发扬的好,事实上日本人是长寿民族这个事实很能说明问题。

一直以为,在粤菜面前,川菜真的很low。原食太过清淡,而以各种重料压制原味的川菜走向另外一个极端,粤菜把平衡把持的刚刚好。


食百味,终以粤菜为最。

一个城市,看看街道两边的树都能感受到文明度。而中国文化的边界缺失同样可以四处可见。

盆景与园林讲究清晰的边界,化妆的本质是勾勒清晰的边界之美,很显然,日菜淡抹,川菜其实就一舞台妆,而粤菜出落的,是得体。

按理说江浙菜也可圈可点,细细品味,却带着老上海浓浓的混杂老气。当然不老味还叫上海吗?

回味滇味,那就只能叫原始加粗狂了,虽说也是一种特色,终难登大雅之堂。

西餐可圈可点的,也只能是意大利吃货的桌堂,好比意式咖啡,只能是咖啡的典范。

中国茶到达欧洲,变成了下午时光的温润,比起来做作的所谓功夫,与断舍离价值观来说,其道远矣。

话说回来,各地方美食皆有其精髓之作,旅行的一半价值,怕是有这个重要原因的,入乡随俗,变作片刻异乡人。是否算是多活了几天呢?

文化随时代文明而变迁演进,如果死守千年前的东西以为文明,就有点贻笑大方了。

考察任何民族的世袭传统与习俗,如果不是作为文化印记的价值,真的可以扔垃圾桶。


世间文化百千,地理使然。川人食驴,那是真的脑子被驴踢了。

评论
© } 乌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