Менуэт время
 

在塔西陀陷阱的底色下面看到刘仲敬的着墨,装裱在贸易战的画框里,着实让人感到凄凉,三伏天虽然很热,视乎也阻挡不了深秋的凉意袭来,尽管这个话题涉及比较敏感,反思是进步的起点。

客观来说,刘先生的方法论还是可圈可点的,然而这个角色貌似带有强烈的政治情绪,其结论难免令人质疑。

从很多视角都可以感受到中国即将进入一个质变期。改革的智慧讲起到决定性的方向性的作用。无论如何,沉重的本质将给那些浅薄的世界以痛击,同时拔地而起的苦难总是伴随着新的成长。这不是中国的问题,而是世界的问题,有一点是肯定的,科技变革正酝酿着全球格局的巨变,动荡的世界走向何方?

人类的苦难根本上是人性的自灼,如果人这个主题不发生根本性的变化,貌似一切变革都是表面文章。

意识形态是人性舒展的羊肠小道,认知是岔道上的抉择逻辑。中国是否可以度过难关,这两个根本成为了根本的根本。

现实重来不能有效解释现实的荒诞,而透过历史的折返镜头,我们还是多少可以窥见现实的大概率走向。无论未来是一副如何的画卷,至少站在目前的纬度来看,暂时只能是一副黑白片。

和平已经太久了,人们已经麻木了,总以为世界永向美好,共产主义指日可待,而正如某蜇人乌泱泱醍云:欢乐常常在穿过一个街角后突然变为悲伤,这就是神这种东西的禀性。

穿越藩篱,也许第一个站起来的是东方。如果我们还有神明的话,且让我给您老人家上一注婴香。

尘归尘,土归土,何方神圣做度母?

评论
© } 乌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