Менуэт время
 

看到周润发的烟火气,如遇知音。这种奇葩现世不多了。

你甚至很难找到同类了,吃个饭非要去跟谈判似的装逼格,谓之上档次,完全不懂市井烟火那种真实的朴实。喝个茶要去所谓文化气息浓厚的茶室,完全不懂槐树之下的盖碗茶。买个菜要各种包装,完全不明白带土菜的泥巴味。


大瓷国这种伪文化装逼潮流基本上是空前绝后了。

印象最深的,广州回成都,过去成都那烟火气真是盖了。回到大农村的感觉,可是生活气息非常浓厚,而深圳与广州比,广州烟火气,纽约与旧金山比,表面上旧金山烟火气,实际上纽约更烟火气。日本那些小镇,精致的烟火气,台湾有一点好,烟火气保存的对得起祖宗,我朝打造各种文化,你去看看千篇一律古镇,恶心感涌上心头,我记得遵义老街里,黔东南那些小地方,对于摄影来说,真的很迷人。走在梧州那些老街,突然看到一个老太婆守着一个凉皮滩,坐下来吃一碗,算是扶贫的同时顺路吧心理的老茧清理一下。也算没白去那样一个地方。我们需要怎样的现代化,鸡屁股偏执显然是不会去想的。当然这是明显的矛盾,人性放在哪里的,调和跟跳河音是一样的。

一个国家的社会风气,往大点说,洞见的其实是一种政治的生态。你走进一个人家,甚至你看街上行走的人,仔细品味,其实可以看见这个人的意识形态。

你玩摄影不去菜市场,还叫嚣人文摄影爱好者,这就太做作了。


一个没有烟火气的城市,谈狗屁个人文。根本上来说,你提这两个字,其实是作贱自己,事实上,看山还是山,哪有这些强加的苔藓,说多了,有点以满身长满脚气而自豪的味道。那不是该服药了。




评论
© } 乌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