Менуэт время
 

这雨下的人都霉了,不是门口堵沙袋,今年有水淹七军。对于水患,四川在劫难逃,雨后四川的蚊子,凶猛至极,云南蚊子个头大,四川蚊子袖珍黑。强大不是体积,而是毒性。你胆敢从草路小道路过,需要抗战的勇气。

为什么那么多蚊子,湿热偏偏川人好密植草木,也许川人多,矮,树木也多矮,通透这个词,作为园林的核心要义,川人是搞不懂的,即使是设计界,讲通透,除了日本的中村拓志在与建筑谈一场恋爱里提到过边界的美,少见论述,中国人际关系里的边界,更是无从谈起,边界之美,是园林的重要审美。更是人际关系清楚的界碑,含糊不清是儒家文化里人际关系的核心。西方比较重视人际边界,一就是一,中国文化一不是一,也是一。。云云。

由此来说,四川还谈不上景致文明。

穷的有边界,那是风骨,日本人比较好这个,宅寂于是生焉。

山水之间,山的养育性是超越水的,这是最近些年认知到的。

地理是园林之根,文化之根,习俗之根,美食之根,文明之根。绝非谬论。

评论
© } 乌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