Менуэт время
 

这咪咪脸很小,躺在路边矮墙上,其实咪咪躺着那种心境是非常高的,比起来人真的很劣等。为了吃口饭睡个觉,人过的那叫一个不堪,夜以继日苦读,夜以继日工作,夜以继日存钱,夜以继日把这些兵荒马乱的传承给下一代,结果呢,大部分人还是被摧残成了半条命。好像咪咪有个绰号叫就半条命,一个是努力半天大部分还是半条命,一个是成天躺着始终还是有半条命。一个是躺着想着明天醒来醒着的事儿,一个是醒着没想着躺着的事儿。真正是你连狗都不如,还与猫比啥威武。

摸摸它的背它站起来发出奶声奶气的叫声,这货之所以邪恶实在是极其的智慧,貌似再说:你个磨猫的人干杀漠卵事吃饱了蛋疼吗还是想讨我一声叫唤。滚粗。


顿然觉得,人之皮囊,比起人之精神,后者残废到天昏地暗,不搞贸易战实在难以对这些精神残废就地阉割盲肠。


苦难的意义在于,人这种精神分裂动物开始明白慢是真正的生命价值。跑步模式无异于跑步进入坟场,所谓强大,最终一定是慢条斯理。

评论
© } 乌醍 | Powered by LOFTER